吴亦凡涉嫌犯罪被刑拘 粉丝语出惊人 到底是动了谁的奶酪?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22-01-13

  7月31日,加拿大籍演员吴亦凡,因涉嫌犯罪被北京朝阳警方刑事拘留。不过接下来的一幕,却让人瞠目结舌,哭笑不得。“拯救吴亦凡,宁愿我去代替他坐牢,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劫狱”。网上一系列极端的言论,已经触犯了相关法律。而在这不可能实现的“设想”背后,也裹挟着理不清、剪还乱的利益纠葛。

  从2012年作为韩国EXO组合成员出道,至今吴亦凡已经走过九年“星途”。而在这九年时间,尤其是2014年吴亦凡以“归国四子”名义到中国发展后,可谓是顺风顺水,背后也不乏“贵人”、“金主”鼎力相伴,一路扶持。

  到中国一个月后,吴亦凡即以男主角身份加入徐静蕾执导的电影《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》。这部电影由“京圈灵魂人物”王朔担任编剧,吴亦凡也就此进入“京圈”。

  2015年,以男3号参演了另一名“京圈大佬”冯小刚监制的电影《老炮儿》,搭档冯小刚、张涵予、许晴、李易峰等,出品方是华谊兄弟。

  2016年4月,《夏有乔木,雅望天堂》宣布当年8月上映,吴亦凡、韩庚等任主演。6月,吴亦凡搭档刘亦菲主演《致青春·原来你还在这里》。

  2016年6月16日,吴亦凡与耀莱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耀莱影视)达成了委托协议:吴亦凡在中国大陆范围内的广告、电影等演艺事务,将由耀莱影视全权代理和全面负责,并肩负维护此间衍生的各项演艺人员合法权益的责任。就此,吴亦凡除了抱上中国香港演员成龙的大腿外,还与綦建虹结成了战略同盟。

  提起綦建虹大家可能不太熟悉,但是当年北京街头的宾利和劳斯莱斯,基本都由他旗下的代理公司售出。此外,綦建虹还是耀莱影视母公司文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文投控股)的第二大股东,持股16.35%。而文投控股的大股东北京君联嘉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,冯小刚、张国立、李冰冰、黄晓明等多位明星均持有该公司的股份。

  正是由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织起的保护伞,在2016年6月,吴亦凡与多名女子发生关系一事被踢爆、甚至吴亦凡被网红小G娜曝亲密照后,其背后的资本还是手眼通天的将此事压下,从而又给了吴亦凡五年“大运”。

  而吴亦凡与耀莱影视“捆绑”后,影视、综艺邀约不断,先后主演了郭敬明的电影《爵迹》,周星驰监制、徐克执导的《西游伏妖篇》等电影作品。

  2019年,爱奇艺推出的《潮流合伙人》,由吴亦凡担任主理人。爱奇艺自制说唱音乐线》,也均邀请了吴亦凡的加入。

  除了爱奇艺,腾讯视频与吴亦凡也有过多次深度合作。2021年2月6日,腾讯视频聘请吴亦凡为代言人。2020年腾讯视频综艺节目《创造营2020》第三期,吴亦凡受邀特别出演。

  此外,吴亦凡还成为小米代言人,并在2018年底,亲自和小米生态链企业推出个人品牌A.C.E.。

  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在成龙与武汉设计工程学院联合办学的成龙影视传媒学院,吴亦凡竟然还是表演专业的客座讲师。

  在吴亦凡事件愈演愈烈之后,据企查查APP显示,目前吴亦凡(WUYIFAN)共关联4家企业,其中存续状态仅1家,为厦门亿和云起文化传媒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,法定代表人为吴林。

  而截至7月23日,包括韩束、云听、良品铺子、立白、滋源、华帝、得宝、康师傅冰红茶、腾讯视频、乐堡啤酒、王者荣耀、保时捷、宝格丽、欧莱雅男士、路易威登等,吴亦凡名下共15个代言均已经与其解除合作关系。

  据悉,目前、网易云音乐、酷狗音乐、酷我音乐等音乐平台均已下架吴亦凡的歌手信息和音乐作品。吴亦凡及其工作室微博、抖音等社交媒体账号均已被封禁。

 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由企鹅影视、新丽电视、凤凰联动影业三家影视公司出品的电视剧《青簪行》。如果没有吴亦凡涉嫌犯罪,投资几个亿、由吴亦凡和杨紫主演的《青簪行》,原定于今年年内在腾讯视频播出。而7月19日,腾讯视频宣布已与吴亦凡方终止了一切品牌层面的相关合作。

  不过具有戏剧性的是,作为出品方之一的新丽传媒,当年也曾踩中“吴秀波出轨门”的雷,而时隔数年后再次在吴亦凡身上摔跟头,此次也受不小冲击。

  而出品方背后涉及的腾讯控股、阅文集团、凤凰传媒等三家上市公司,截至今日收盘,阅文集团股价为71.300港元/股,下跌-0.97%;腾讯控股股价481.000港元/股,先跌后涨0.42%;凤凰传媒股价为6.30元/股,下跌1.56%。

  据娱乐圈业内人士透露,吴亦凡商演200万一场,而单个代言费超过千万,“多数在1500万/年左右,这几年有所下降,以前更高,标价2000多万”,若按1500万元的代言费算,吴需要赔付的违约金至少上亿,这十个品牌加起来最起码也要赔付1.5个亿,不过这对于他这几年来的收益来说,无异于“九牛一毛”。

  据悉,吴亦凡近年身价一路看涨,据都美竹之前在微博中爆料说,吴亦凡这几年至少入账二三十亿元。吴亦凡亦先后跻身2017年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前十,年收入达1.5亿元,此后的2019年、2020年,均位列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前十名。

  据微博8月1日晚公告,通报吴亦凡涉案信息以来,微博关闭错误导向超线个,坚决遏制非理性行为,坚决处理极端言论;对于借机寻衅滋事、攻击政府机构、恶意营销蹭热点、恶意洗地等违规账号予以严肃处理。已禁言和永久关闭账号共990个。

  在娱乐圈粉丝经济、“饭圈”文化盛行的当下,吴亦凡一些粉丝的不当行为,某种程度上折射出庞大的粉丝群体背后,错综复杂的利益诉求。

  2018年11月吴亦凡28岁生日之际,发布了个人首张音乐专辑《Antares》,全球上线后短短五个小时,便在美国iTunes四个榜单中位列第一,在“百强歌曲榜单”的前十名中占去七席。此番粉丝“刷榜”引来众多国外网友质疑,这一事件也多次登上热搜榜。而据悉,此次刷榜行为由吴亦凡粉丝后援会组织,花费数百万元。而这些钱,大部分都来自于粉丝的自发捐款。

  事实上,近年来,随着“饭圈”文化的发展,集资风气也愈发盛行。选秀比赛期间,粉丝们全力集资支持偶像冲击好名次;偶像生日之时,粉丝也会通过集资的方式为偶像应援、送礼物;歌手发专辑,粉丝为了能有好的排名,也会通过集资的方式冲榜。2020年,因湖南卫视“快乐家族”收受粉丝礼物被曝光后,一时间舆论哗然,何炅等“快乐家族”主持人被迫出来道歉。

  据悉,一般情况下,“粉头”可以以偶像的形象为基础,自行设计手机壳、玩偶、文具等周边产品,然后找代工批量生产。成本为20元左右的玩偶能卖到100元,且往往链接一上线便会销售一空。

  还有通过提前获知演唱会等信息,利用自己掌握信息和官方放出消息的时间差,先从票务公司拿票,再转卖给黄牛或者买不到票的粉丝,赚取差价。

  而最赚钱的还是向粉丝出售后台合照等机会,利用自己在“饭圈”中的影响力和与经纪公司的关系,向粉丝出售演唱会或活动后台与偶像合照的机会,人气偶像的合照机会价格甚至可达上万。

  而“粉头”经营下的账号,发展到瓶颈期的时候还可以转手卖掉,比如吴亦凡的一个10万粉丝站,便卖出了六位数的价格。

  而随着粉丝经济的发展,还催生出了“站姐”这一特殊职业。机场、酒店、片场,只要有明星去的地方,这些“站姐”都能想到办法跟拍获取第一手资源,然后再把自己拍到的图片制作成明星周边,在微博、OWhat等平台售卖。据悉,网剧《镇魂》热播后,两位主演朱一龙、白宇的粉丝站自制贩卖的PhotoBook链接上架后不到一小时即卖出上万份,销量16000+份,销售额超过260万。

  在“饭圈”里曾经流行一句话:有人为追星砸了七位数,有人靠追星喜提海景房。

  据悉,在《创造101》比赛期间,由于集资金额超过千万元,“粉头喜提海景房”的传闻广泛流传。

  如果只是赚粉丝的差价还算“小打小闹”,那么直接卷钱跑路则是赤裸裸的犯罪行为。

  2017年,因《我是歌手》迅速爆火的歌手迪玛希准备制作专辑,官方后援会趁机宣布要代购应援。很快就筹集到153万元。直到2018年12月20日,粉丝才发现专辑代购款早已被转入会长韦某个人账户,而这个韦某已经跑到国外。

  2018年8月初,白敬亭的“站姐”发布了贩卖周边的信息,原定于9月底发货,结果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。而李易峰后援会也曾被爆出,挪用公款为其他艺人集资打榜。

  近日,“朴灿烈原吧主”登上热搜,有网友爆料,韩国组合EXO成员朴灿烈的中国后援会“朴灿烈吧”的原吧主卷了上千万跑路。

  在粉丝交易平台o!what上,“朴灿烈吧CHANBAR”的店铺有数百件商品,销量最高的超过150万件。在最新的商品中,“OST专补款”销量较高,超过2万件,某杂志五月刊销量也达1.74万件,“补邮抽抽乐”销量超过3.6万件,但绝大部分都没有发货。由此预估,在此事件中,涉及粉丝数量要达到数万人。而根据粉丝反映的情况,其中有不少还是未成年人。

  “吴亦凡被刑事拘留,完全是其咎由自取。事实证明,任何人触犯法律都必将受到严厉的制裁。但因为也触及了某些人的利益,所以网上出现一些偏激的言论。但是网上也不是法外之地,任何人都要遵守法律要求,合法发表意见。”一位法律人士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