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兴内部 9 年演讲:绝大数的失败是基本功出了问题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22-01-13

  建筑盖的越高,那么地基就要挖的越深,做企业也是如此。任何企业如果要长成参天大树,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基础做扎实,让企业可以稳步向前。本文介绍了王兴9年的内部演讲,展示了美团的内功修炼之路。

  中国商业互联网的发展,有一个金字塔,分三层,代表不同规模、不同数量的企业。所有企业都是需要做推广的,互联网作为一个传播信息很好的平台,它可以作为商业推广的最好方式,但是不同的环境下面,不同规模的企业,它会找到不同的适合它的互联网推广方式。

  最早在2000年左右,中国商业互联网的开端,最大的企业在金字塔的塔尖有世界五百强,像宝洁、宝马,2000年开始做推广,门户网站首页放展示广告,按展示付费,只有很少一部分企业参与。

  互联网继续发展,到2005年很多企业,制造企业、外贸企业,它们有推广需求,但是没有资金实力去门户投广告,或者效果不够精准,回报不够高。

  但是2005年它们发现有一种互联网网站,有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可以帮助它们,那就是搜索,这些中小企业原来不可能按展示付费在门户网站投广告,但是它们可以在搜索引擎,按照点击率付费,这样离效果近很多。

  所以按点击付费的商业模式的企业,通常来讲规模会比上面一层小一些,但是数量大很多。所以,这5年间互联网往前走了一步,之前没法利用互联网做商业推广的企业,找到了新的商业模式。

  又过了5年时间,到了2010年,到了3月4日,美团网在国内开创了团购的方式。这样我们可以满足更多的企业的需求,在金字塔塔基的企业,它可能单个规模都比较小,或者说它是本地的服务企业,它的销售半径超过5公里、10公里,客户就不太可能来到这里消费。

  这些企业,这些本地商家,虽然规模比较小,但是数量非常多,按照国家统计局的统计,有700万家(注:到2017年底,中国中小企业数量达2726.3万家),这些企业都需要进行推广。

  以前门户网站帮不了这些企业,搜索引擎帮不了它们,搜索引擎虽然是按点击付费,但是这么多本地商家可能根本连网站都没有,点击量没有意义。他们不关心展示,不关心点击,他们关心有多少客人到他们店里消费,他们关心交易。

  所以他们希望有一种互联网推广方式能够直接帮助他们带来交易,完全按照效果付费,这个事情美团网可以帮助他们做到。我可以非常诚实地说,我衷心地认为团购的模式是人们有史以来最优美的商业模式之一。

  在1911年12月之前,没有哪个地球人到过南极点,所以这是一百年前所有最伟大的探险者、所有最有探险精神的人最想做到的事情。而在这个过程中有很有趣的故事,他们的故事和我们将要进行的事情有几分相似,他们的教训、他们的经验对我们来讲有借鉴意义。

  阿蒙森团队五个人,斯科特十七个人。他们出发时间是差不多的,这是因为这个世界上竞争从来都非常激烈,当有一个大的机会的时候,没有可能只有你看到了,基本是差不多时候有一帮人也看到了。

  这跟其他无数的场合竞争都很像,一个真正有吸引力的机会,会在差不多同一时间有不止一个团队、不止一个公司或者不止一个人参与,一定会有激烈的竞争。

  阿蒙森团队在两个多月后,率先到达了南极点,而斯科特团队他们晚到了一个多月,这意味着什么?这就是成功跟失败的区别。

  阿蒙森率先到达南极点,并在21个月之后顺利地返回了原来的基地,一切都按他们原来的计划进行,因为他们做了非常充分的调研,非常精心的准备,储备了足够的物资,对困难有足够的预料,按计划进行。而斯科特团队不断地有人掉队,不断地碰到困难,最后他们没有任何人生还。

  成功跟失败的区别不光是你是否获得荣誉,是否完成目标,而已经是生与死的差别。

  这些前辈进行的探险比我们更困难、更刺激,赌注更大。那么是什么造成这么重大的区别,对我们在做的事情会有些帮助和启发。

  阿蒙森的团队人虽然少,但是物资准备非常非常充分,他们准备了三吨的物资;而斯科特团队的人多,但是准备的东西少,只有一吨的物资。一吨的物资够吗?

  如果你在这个过程中不犯任何错,完全不犯任何错,刚好够。物资确实是够的,但是前提是你在这两千两百多公里的路程中,不知道地形、不知道天气的情况下,你不能犯任何错。

  如果你不犯任何错,这一吨物资确实够。大家知道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,理论上可行,但现实中碰到很大的压力、碰到很大的未知困难,你不可避免地会动作走形,会犯很多错。

  所以,当你的计划订得太紧的时候,当你的准备虽然貌似够,但是不充分、没有富余量的时候,其实是非常非常危险的。

  阿蒙森团队物资有极大的富余量,在行进过程中,他们可能会错过一个事先准备好的补给站,或者说丢掉一些东西,或者说碰到一些比原来想象的温度更低、暴风雨天气更长的时候,但他们依然能够有足够的物资储备。

  只有这种做法才是够的做法,不是将将够,而是充分预知到这个环境多么困难,要做多么多么充足的准备,要给自己留下犯错的空间,或者对我们来讲是学习的空间、成长的空间。

  另外还有很多区别,例如,他们采用的工具不一样,也就是说他们事先做的准备不一样。阿蒙森是挪威人,他为了去南极做了非常多的准备,首先要去哪个地方,要完成哪个目标,最好的工具是什么?最好的办法是什么?要学习最好的办法,采用最可靠的、最先进的工具。

  跟南极最像的地方就是北极,他跑去北极和爱斯基摩人住了很长一段时间,包括如何用冰天雪地里最好的工具——狗拉雪橇。

  而斯科特团队犯了很多错,一样要拉雪橇,他选择了比狗更壮、更强悍的马。事实上,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,狗和马有很多差别,狗在雪地里是不会出汗的,而马会出汗,一出完汗再一冻就被冻住了。

  所以马虽然比狗强悍很多,看起来快很多,但其实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工具,看起来威猛,看起来快,其实它不适应这个环境。

  后来很快发现不行,他们想用更冒险的方法,用最先进的工具——雪地摩托。这是一百年前,雪地摩托整个内燃机都是非常不成熟的,如果雪地摩托这种最先进的工具能用的话,很可能非常快,非常威猛。

  但事实是,他们搞去的雪地摩托才走一段时间就被发现不行,因为这是一个太新的东西了,虽然理论上可能可行,但是从来没有人在这么严酷的环境下,在没有很完善的情况下用这个东西。

 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区别,在同一个环境下面,目标大致相同,你选择什么样的路径,你用什么样的方法,你做什么样的准备,最后很有可能不光是成功与失败的区别,而是生与死的差别。

  还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策略区别,就是不管天气好坏,阿蒙森团队坚持每天前进大概30公里,这句话听起来非常简单,但是事后总结,这个是阿蒙森团队能够不断成功而且生还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。

  这里有很多讲究,在一个极限环境下面,你要做到最好,但是你要做到可持续的最好,你就不能太努力,一旦你出汗就非常非常糟糕,一兴奋,出汗了,那么待会儿风一吹就结成冰了。所以任何时候,太激进其实很有可能会带来长期的负面影响。

  做到这点需要高度严守既定的纪律,在事情容易的时候,在环境顺利的时候,不要得意忘形,坚守纪律,当情况好的时候,似乎容易的时候,前进30公里,然后扎营、休息。因为本身设的目标是有富余量的,天气不好就慢一点儿,路陡就慢一点儿,但坚持去完成。

  阿蒙森制订了一个可行的计划,有富余量的计划,虽然他们面对的几乎是一个完全未知的领域和未知的天气,但他们基本按计划执行。

  相反,斯科特团队,从他们的日志来看,是一个比较随心所欲的团队,天气很好,就走得非常猛,天气不好的时候,就睡在帐篷里,诅咒恶劣的天气,诅咒运气不好,希望尽快天转晴,尽快能够前进。

  这是很自然的反应,很多人容易有这样的想法,容易的时候多搞点儿,不容易的时候,季节不好、天气不好、市场环境不好,就歇一歇。但事后总结,这两种做法很可能是他们最大的区别。

  我们相信商品的电子商务和服务的电子商务最终规模是差不多的,它的最后规模都是上万亿,我们同样面临一个目标,要去做本地电子商务。

  最怕的是我们对自己估计不足,对这个情况认识不足,所有困难只要我们意识到它,我们相应地去做准备,去克服,都是有可能克服的,最怕的是我们对情况估计不足。

  我们应该像去探索南极的阿蒙森团队一样,充分利用、学习现有的一切最好的方法,适合我们的方法,对困难有足够的估计,目标清晰,同时制订计划,去坚定地执行。我们在2011年的目标是每个月增长20%,大概一年接近10倍。

  此外,上市不仅仅是我们的目标,而是我们在到达一个更长远的目标的过程中,在合适的情况下发生的事情。我们更坚实的目标,是要服务好消费者,服务好商户,让整个企业能够健康持续地运转,那时上市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  在上市之前,另一个事情非常重要,因为公司整个事情是大家一起做出来的,美团最重要的产品、最重要的资产都是人,我们希望上市的时候一方面给公司带来资金,另一方面能让大家分享这个胜利的果实。所以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,我们第一次有了全员持股计划,只要加入公司一段时间,足够长的时间,每个人都有的。

  2011年上半年大家疯狂投资,各种各样的高得离谱的估值,后来下半年如我们所料,冬天来了,可能不光是团购的冬天,不光是电子商务的冬天,甚至认为是整个互联网、整个投资的冬天。

  我们不依赖运气,我们要像成功的阿蒙森团队一样,像他们每天不管天气好坏坚持前进30公里一样。

  只有这种看起来不那么激动人心的方式,其实是最考验毅力的,也可能是最有产出的。

  一个简单的事情重复做,越做越好,越做越专业,不管是在哪个岗位上,这个事情听起来似乎很枯燥,但是它其实蕴含着无数的激情。

  这是真正的激情,并不是莫名其妙的不同的变化,而是你做成的事情,你要希望把它做到最好,做到越来越好,要做到比最好还更好,每天越来越好。

  这是一个很难的事情,但是是一个很激动人心的事情,也是非常值得努力的事情。

  大概三年前,当美团规模还非常小的时候,曾经有朋友问我,你之前做校内网,做饭否,它是一个社交媒体、社交网络,看起来是不是更能影响信息传播,更有社会意义的事情;做电子商务做美团也很好,但是不是有一点儿俗了。我毫不犹豫地,而且非常理直气壮地告诉他:不俗!

  我觉得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是,每个人都有花钱的自由,所以,我们每一次花钱都像在投票,在用钞票投票,投票给你想要的那个世界。

  你用你手里的钞票,没有人能够阻挡你,它作为你的选票,决定你要支持什么样的公司,支持什么样的企业,你要跟什么样的人做生意,你要到什么样的地方消费,你认为什么企业应该在这个竞争中获得更多选票,赚更多钱,能够发展得更好。

  这是每个人的自由,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,有消费的民主,而美团干的就是这样的事情。它给每个人更多选择、更多自由,然后也让那些诚信的、提供优质服务的商家能够在这种投票的选择中获胜,而发展得更好。

  所以,我想反复强调这一点,我们每一次花钱都是在投票,投票选择你想要支持的那个世界。那么每一次投票就是一次交易,交易额代表投票的多少,代表你影响了多少消费者,我认为交易额对美团非常重要。

  回顾过去三年,展望未来一年,还要展望未来三年。所以,这里我想跟大家分享另一个目标:2015年我认为美团应该实现全年1000亿的目标。(2012年美团55.5亿)。

  2015年全年1000亿,1000亿是什么意思,难吗?听起来是个很大的数字,但其实并不是遥不可及,因为再难的事情你只要把它分解、分解,再分解,然后每一步都有人负责,都有团队负责,每个人都靠谱,那整个事情就都靠谱。

  如果把1000亿这个看起来很大的数字稍微分解一下,我们就会发现,只要我们顺利地完成今年188亿的目标,后面2014年、2015年,平均每年只要增长140%,也就是每年2.4倍,到2015年我们就能顺利地完成1000亿的目标。

  每年增长140%,这是比我们所有过去几年都要慢得多的数字,10倍、3.8倍、3.4倍,完全有理由相信,只要我们不犯错误,只要我们产品方面更加深入,商品选择更加丰富,能够始终保证高质、低价格,然后保证非常便利,不光在PC方面,更在手机方面,因为消费者需求是如此旺盛,而商家的需求也是如此强烈,我们有理由非常快速地发展,到2015年我们希望美团全年交易额能够超过1000亿。

  大家注意看,我的标题是从美团的三年到O2O的十年。基本上,本世纪第一个十年是传统电子商务蓬勃发展的十年,到2010年年初,随着团购的发展,O2O才真正开端。

  大胆地展望一下,到这个十年,O2O的前十年结束的时候,到2020年的时候,我相信美团全年的交易额能超过一万亿(注:2018年美团交易额为5156亿)。

  我希望跟大家分享一下最简单的事情,从1000亿到10000亿是十倍,如果我们给自己五年的时间,平均每年只要增长60%,也就是1.6的5次方是超过10,当整个第三产业是数十万亿的时候,当五年后互联网普及进一步提高,消费者手机上网的普及度进一步提高的时候,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这整个产业会是一个巨大的产业,而我们作为这个产业的领跑者,有理由相信应该把目标设定在超过10000亿上面。

  所以,这是目标,目标不管宏伟不宏伟,其实你只要去分解它,就可以理解它,而且我相信一个高的目标是会对每个人有激励作用的,这是过去三年给我最大的感受。

  O2O的十年将注定是一个既很牛又很苦的十年,为什么说苦呢?是因为大家都知道,我们不管在哪一个部门,哪一个环节,竞争都非常激烈,消费者、商家各种各样的需求,而这个事情注定是一个高品质、低价格、低毛利的事情。

  这里我们要记住一句话:你对未来越有信心,你对现在越有耐心。可能现在过去的三年,接下来一年,接下来两年、三年,都会是非常煎熬的、苦的事情,但是,整个事情是有非常光明、巨大前景的事情。

  2013年年初制定了三个目标,我们完成了其中两个,但另一个指标我们没有完成,就是全年交易额188亿,我们完成了160亿。我觉得这个事情没必要隐瞒,它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。

  如果你希望在一个好的创业公司一路高歌猛进的话,每一年都是关键的一年,这一句话每一年是对的。

  虽然我们已经做到了团购市场超过50%市场份额,但是我们做的事情是本地电子商务,我们要的不只是全国的领导位置,我们要的是在每个城市都占有领导位置。

  不管是传统互联网的巨头,还是传统商业里的巨头,都喊O2O,大家都在往这个行业进入的时候,我们需要做得更好,如果我们不能做得更好,我们就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。

  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美团这个公司永远离破产只有6个月时间。如果你在另一个公司,它认为它可以高枕无忧的话,那么它离死不远。

  这个行业、这个时代、这个世界变化特别快。凡是没有危机意识的公司,不战战兢兢的公司,不管它现在看起来多么强大,都是非常危险的,而且它比那些虽然小,但是始终保持非常警惕状态的公司和人更危险。

  在现在的互联网行业里面,腾讯被认为是非常强大的公司,但马化腾曾经说:巨人倒下的时候,身体都可能还是温暖的。想要在这个时代、这个行业生存下去,我认为每个人、每个公司都要有这样的危机意识。

  很多问题,正是我们成长太快带来的。一个快速成长的环境带来了很多问题。因为人的成长是需要时间和机会的,但公司的业务是每年两倍、三倍成长的时候,会带来很多问题,并不是每个人的每一步都能跟上。

  5年前,在美团正式上线之前,在北京海淀区清华东门的华清嘉园,一个三居室,十几个人开了一个简单的座谈会,那时我们还面临很多困难,在那个会上,不少人落泪了,包括我。

  在2012年,我们狂开站、狂上单、狂拜访,这一系列事情做下来,2012年底,美团已经初步确定了我们在团购的优势地位。我相信今天大家可以看到,我们之前坚持每天行进三十公里,三年累积下来我们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。

  在遇到问题时,我觉得不管对个人、团队,对整个公司来讲,有一个很多年前长辈告诉我的道理。

  可能很多人听过鸵鸟原理。火鸡比母鸡要大一些,如果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,确实火鸡比母鸡是要大一圈或者大两圈。

  但是,母鸡看火鸡,其实会觉得大家差不多,母鸡也是不太服气火鸡比我大的,它觉得你可能就比我大那么一点。

  但是,当一只鸵鸟过来的时候,不管是母鸡还是火鸡,不管它们再不服气,在一个强大的反差面前,它们都会认同鸵鸟确实确实比我大。这个道理非常深刻,人和人的对比,团队和团队的对比,公司和公司的对比,这个道理同样存在的。

  所以在早期,可能我们认为我们的价值观比对手更正,我们团队比对手更好,我们的基础比别人更好,对手却不服,不要紧,这个时候争论是没有用的,我们要做的是什么?

  还是回到根本问题,消费者第一、商户第二、团队第三、股东第四,我们有足够的资源,足够好的团队,我们去合作足够多足够好的商户,然后和商户一起去把消费者服务好。

  所以,只要我们能坚持往前走,坚持走得比对手更快,大家可以看到,曾经认为是我们对手的已经被我们远远的甩在身后。

  面对未来的挑战,我认为今年会是O2O真真正正大决战的一年。团购的事情我们占60%的市场份额或者更高一些,但还没有完全的结束。在电影这个领域,BAT或者其他各种各样的公司,线上线下他们和我们一样,都在做很多尝试。

  我认为今年应该是美团重点去建平台、建生态的一年。因为我们需要越来越多的产品服务去满足用户的需求,去满足商户的需求,而且不同的产品、不同的业务需要平台。

  我们还需要跟外部各种各样的合作伙伴有各种各样的合作方式。所以,今年不管是内部的发展还是外部的发展都需要我们有建平台、建生态的意识。

  我相信今年的竞争会非常激动人心,而建平台、建生态这个事情在今年也是一个开端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开端。

  我相信比尔·盖茨的话,他说得非常对,人们总是倾向于高估两年能发生的变化,但是低估十年能发生的变化。

  五年也是如此,特别是在这个时代,两年看起来是很长的时间,而五年基本上回头看,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同意发生的变化比大家想象的更多。

  2015年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份。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合并,包括滴滴和快的,58和赶集,携程和艺龙、去哪儿。在这个大环境中,美团和大众点评也于2015年10月8号宣布合并。

  我认为最简单的判断标准就是:你觉得某个服务够好吗?你觉得你可以把它推荐给你的家人和朋友吗?

  如果我们期望真正做好这个事情,成为一个长远有价值、令人尊敬的,大家也乐于在此工作的公司,我们必须解决好这个问题,回答好这个问题,需要确保我们提供的服务,自己是自豪的,我们是有信心推荐给家人、朋友使用的。

  (这个判断标准)对各行各业也是如此,而且对我们这个行业尤其如此。因为我们提供的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信息服务,而是实际接触到他们生活方方面面的服务、各种吃喝玩乐,所以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尤其的重要。

  我们目前最大的业务是到店餐饮,这个巨大的市场还处在初期,几乎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一个大潮即将到来,这个行业将会有巨大变化。在过去一年里,手机买单是往前迈了一步,部分的形成闭环,部分的改进了体验。

  互联网在中国发展了十几年,已经到达了一个阶段。我想大胆地做一个判断:纯互联网创业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,互联网+这个更大的机会正在到来。互联网依然会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广泛剧烈的影响,但它提供的将是互联网+各个行业的服务模式。

  如果要谈颠覆的话,最需要担心的是我们自己会不会被一个更新的模式颠覆。我们应该多谈一点创新,创新的最终目标是创造价值,降低行业运作成本,提高行业运作效率,提升用户体验。

  整个中国的互联网也是刚刚进入下半场。之前中国互联网的发展,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人口红利。但是现在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,智能手机的年销量已经不增长了,总体网民的增长也大幅趋缓。

  这个时候两条路:开拓海外市场、精耕细作。对于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而言,需要增长模式的转变,接下来考验的是大家的真功夫。

  往后看,互联网+要做的是各个行业从上游到下游的产业互联网化,不是仅仅停留在最末端做营销、做交易那一小段,而是真正能够用互联网、用IT全面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。

  我之前说过少谈一些颠覆,多谈一些创新,我认为整天讲颠覆是没有意义的,互联网+根本上还是要靠创新服务于各行各业,靠互联网、靠IT技术为各行各业的各个环节提升体验、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。

  如果以此为目标,那互联网+需要的能力和之前就不太一样了。之前我们的发展基本还是上半场模式,就是猛抓用户、猛接商户,然后做营销交易这比较薄的一层。

  现在进入下半场的时候,就需要新的能力,之前我们并没有太多的积累,只能说有一些探索。但总体看,这种积累是有限的,目前我们还没有很完整的深入行业的能力,当然这对我们是巨大的挑战。

  与此同时,我们也要看到,这对我们而言也是机遇,因为绝大部分互联网公司目前也没有这个能力,尤其是一些互联网巨头,他们也没有这方面的能力,甚至某些巨头由于历史原因,更难具备这样的能力,这对我们而言是个好事情。

  大家知道人在这个地球上已经生存了很多年了,但是在人的生存环境里面有很多东西是非常根本性的东西,只不过在地球上这么多年没怎么变,所以,大家不觉得。比如说空气,比如说水,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就是温度。

  人生存对温度有多敏感呢?就是人的大脑,温度上限是42度,如果人的大脑的温度超过42度,人的大脑里面的用来思考记忆的那一部分蛋白质就发生化学反应了。一旦发生化学反应,就永远不可逆,就变成了一个没有生命力的固态物体。

  现在很少人看到这种情况,要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,可能有人说这个人发烧烧痴呆了,就是大脑超过42度以后,那部分蛋白质发生化学反应。

  所以,这是人大脑的温度上限。人心脏的对温度也比较敏感,人心脏的温度下限应该是35度,心脏如果低于35度,就不泵血了。

  所以,人生存的那个温度带其实非常窄,那这个窄的温度带在整个宇宙里面大概是一个什么水平呢?就是地球离太阳的距离如果变近1%,如果变远了1%,1%就超出那个温度带了。

  宏观一小点点的波动,其实对于微观,对于我们每个生存的实体,我们的人类,我们的企业都是致命的打击,致命的伤害。

  不管是20多年互联网的发展,还是更长时间接近50年的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发展,底层都是有它的原理的,这是摩尔定律,65年因特尔创始人之一摩尔提出来,大概半导体的密度,平均每18个月或者24个月翻一番。

  摩尔定律在传统意义上已经到一个相对的固定临界,将来的全球增长的要素,可能是不同的方式,现在总的芯片数量越来越多,因为全世界的能力不外乎整个芯片的计算能力,要看是不是芯片数量的增长,这个有点抽象,在底层跟我们的所有事情都相关。

  每一个人需要很多的芯片,手机、电脑,但是车更多,一辆车近百个芯片,所以会有越来越多的数据,越来越多的计算和需求。

  高科技方面创业,中国会有越来越多的空间,有越来越多的需求,这个创业不太一样,这不再是一个学生在车库里,或者在宿舍里捣鼓几天,就能做出翻天覆地的事情,他可能需要很多底层的积累,还有很大的投入,这个也需要耐心。

  中国互联网有很大的成功,但更多人认为是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科技的创新,这个在过去是对的,往后可能确实在底层上有很多投入,有很多AI专家说,AI方面国内并不落后,但是还有更多领域是需要更长时间投入的,因为我们说,摩尔定律以外,我们总体人才是在增加,这是需要国家投入的支持。

  高科技是未来五到十年一个很大的驱动力,但是并不是单做,就像互联网跟各行各业结合在一起。

  创业需要接地气,所谓接地气不光是你触及地下,而是要到达充分养分的地底下去。现在如果你还在C端联系是不够的,这是一个无奈,也是一个现实。

  以美团为例,餐饮行业大众点评2003年做最早的第三方餐厅评价,美团2011年做团购,2013年做外卖,我们做C端,我们不能停留在连接上,所以在餐饮的B端,服务的各行各业的B端,我们已经做了很多投入,包括餐饮的压力系统,收银系统,也包括酒店里面的系统,在B端,他的PMS,客房管理。

  全球互联网在下半场,我认为是中美的竞争,因为互联网最早是美国发明的,二十年后,只有中美两国出了互联网公司,我们看到腾讯非常厉害,已经是光靠中国一个市场,就做到前段时间全球十大。

  但这是不够的,真的放开来看的话,企业的价值取决于问题价值大小,取决于市场大小,取决于经济体的大小,中国虽然经济体越来越发达,但我们是全世界1/6的人,如果只做这个事情,做到头,你也是不如另一部分大。

  美国互联网公司不光做美国市场,他做几乎全球的市场,除了中国市场以外,所以如果中国的企业不能真的很好的走出去,不能更好的服务更大的经济体的话,长期来看是缺乏竞争力的。

  我们回到上天这个事情,高科技是需要高投入的,如果你没有足够大的市场和规模,你就无法有足够大的投入去竞争,长期来看你是没有竞争力的。

  另外,在很多商业模式方面,尤其创新方面,中国已经做出了很多的努力,已经在很多地方领先。

  比如,日本扩展海外市场,有日本的银行、日本的媒体、日本的企业,他们一起去做。我觉得中国互联网企业也应该如此,因为不可能一个人做出去了,比如有做分发的,有做电商的,有做金融的,有做O2O的,一起的话会有更强的战斗力。

  这里我认为是非常好的一个机会,我2016年去各国看了一下,一个很大的感触,中国大量的人才,在很多国家的人才是不够的,他们计算能力是不够的。

  2018年,我们一起度过了充实而坚定的一年。我们在香港主板成功挂牌上市,成为一家公众公司。这意味着更大的责任,更多的耐心,更长的道路。

  这一年,围绕公司使命帮大家吃得更好,生活更好,我们战略聚焦Food + Platform,完成了新阶段的组织升级。这一年,约4亿消费者,超过550万商家,270万骑手选择将他们的信任托付给我们。感谢每一位同学的倾情付出!

  新的一年,我们既要继续加速奔跑,也要做好准备迎接新挑战。无论外界环境如何风吹浪打,我们都要保持平常心,通过科技和创新为我们的用户、商户和社会持续创造价值,要始终遵循商业规律,坚持做正确的事情。

  我们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看得更长远,放远到未来五年、十年乃至更长。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新常态,新时代更需要耐力型长跑选手,配速要合理,步伐要均匀。

  从商业历史来看,绝大多数公司的失败不在于没掌握高难度动作,而是基本功出了问题。基本功就是业务和管理的基本动作,把基本功扎实练好,就能产生巨大价值。

  如果把我们的业务不断进行动作拆解,就会发现最后都是由各项基本功组成的。在互联网上半场,基本功不太好,还可以靠红利、靠战略、靠资源带动快速发展,但到了下半场,基本功不过关,活下去都很难。

  但是要想练好基本功,并非一日之功,而是一个长期的事情,甚至可以说是企业全生命周期的事情。

  苦练基本功,苦是指我们要调整好心态,这不是一个满足新鲜感的事情,甚至可能有些枯燥。我们要努力建立好的机制,让苦转化为大家的成就感。

  练是核心,知易行难,看起来简单的动作要重复做反复做,要争取一遍比一遍做得更好。每天提高一点点,只要能坚持,也能产生指数效应,将我们的能力提高一大截。

  我们要通过苦练基本功,把它内化成为我们组织的能力。把基本功练扎实,我们就能赢99%的事情。(本文完)